强暴神女

雅典城的夜晚月光明亮,此时在帕特农神庙的神女峰上,一栋豪华別院的花园裏,一位身穿雪白长裙的绝色女子正优雅地跷着白花花的大长腿悠哉地荡着秋千椅,手上正捧着一本典籍看着,随着秋千椅地摆动,白色长裙随微风飘飘而起,村托出她那惹人犯罪,充满诱惑的傲人身姿,黄色的灯光照在她那宛如羊脂白玉的肌肤上,在黑夜中显得格外诱人,露肩的白色长裙将她那性感雪白的颈肩和锁骨暴露在外,顺着雪白的肩颈下是那对让所有男人都垂涎的高耸双乳,平坦的小腹,妙曼蛇腰,磙圆翘挺的美臀,她那完美无瑕般雪白纤细的美腿暴露在外,暴露在空气外的精緻玉足小巧可爱,这位绝色美人正是帕特农神庙的神女候选人一阿莎蕊雅。

阿莎蕊雅的魅力不仅仅是她那让人血脉膨胀的妙曼身姿,还有她那美得不可方物的绝世容颜 :完美精緻的脸蛋,高挺精緻的瑶鼻,两片薄薄地性感红唇让人恨不得立马亲上去狂吻,一头金褐色的波浪秀发披散在完美无瑕的玉背上,如月弯般的秀眉,最要命的是她有一双碧蓝色充满妖魅的狐媚眼勾魂无比,仿佛看一眼就要沦陷一样,原本高贵优雅的气质在她那充满无盡诱惑的娇躯和那花容月貌的神色中透出一股地妖魅,真的是难得一见的绝世尤物。

阿莎蕊雅忙碌了一整天,光是神庙裏的勾心斗角就足以让她头疼了,再加上她上次在国府大赛上镜时的那绝世倾城的容貌和那充满诱惑的傲人身姿吸引了无数个追求她的人每天想要见她,但全都被她一一拒绝了,只有到了晚上才能空闲下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但今夜註定不是个宁静的夜晚。。。。。。

此时,阿莎蕊雅正看着书本,伸出纤纤玉手拿起放在自己身侧茶桌上的一杯爱尔兰香茶,优雅地拿在性感地红唇前舐了一口,而就在这时,一位身穿黑袍带着骑士面具的神秘男子突然出现在了阿莎蕊雅的身侧。

阿莎蕊雅勐然一惊,暗影系法师!要知道阿莎蕊雅也是个暗影系高手,但眼前的这个黑衣男子竟然能悄然无息地来到自己面前,这让她非常地震惊,但但身为神女候选人的她见的世面岂是能轻易吓到的,很快就修復了冷静。

“ 敢问阁下何许人也?私入圣女禁地可是重罪哦~” 阿莎蕊雅沒有丝毫的慌张,反是那双充满魅惑的美眸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轻起朱唇娇笑道,空气中散播这她那美妙清灵又带着一丝诱惑地声音,听的让人心痒无比。

那美妙的声音听的黑衣人浑身一颤,但还是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由于带着面具的原因使他的声音比较沈闷,冷声说道:“ 我来这裏是想和你做笔交易的,阿莎蕊雅小姐 ” 。

“ 哦~?沒经过我的允许私闯我的花园,是什么交易要搞得那么神秘呢?,难道想对我做些什么?” 阿莎蕊雅那优雅美妙地声音挑逗般的说道。

阿莎蕊雅身为神女候选人,自然在帕特农神庙裏有着极高的地位,如果自己遭遇什么不测会立马有人知晓,她可不信眼前的黑衣人会把她怎么样。

“ 哼,你难道不想知道关于你父亲的事吗?他其实还活着呢 ” 黑衣人说出了一个重磅炸弹的消息。

阿莎蕊雅听到这话后如遭雷击,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从容淡定,失声道:“ 你说什么?你是说我义父?不,这不可能!我义父早在14年前就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还有,你到底是谁?”。

“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父亲的下落,你难道不想见你父亲吗?” :黑衣人淡淡地说道。

“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有什么证据来证明我父亲还活着呢?” :阿莎蕊雅冷冷地说道。

黑衣人沒有回答,而是拔出了自己挂在腰间破残不堪的短剑说道  :“ 这是你义父使用过的武器,不过现在已经失去力量了,当年为了躲避圣栽院的追杀,他将这把剑引爆魔能打算和他们同归于盡,圣栽院的人都以为他死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活了下来,为了不牵连到你们,他影藏在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打算隐姓埋名。。。”,说完,便将短剑递给阿莎蕊雅。

阿莎蕊雅接住断剑,玉手在那破残的剑刃上温柔地抚摸着,随后将它抱在胸前,仿佛生怕它丢掉一样,原本妖魅的美眸都有些湿润了,悲伤地说道:“ 我父亲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我原本是个被人抛弃的孤儿,要不是父亲收留了我话,我现在就已经死了,可为什么圣栽院要如此对待他?”。

黑衣人听到这话紧紧地握着拳头,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似乎非常地愤怒,但还是镇定地说道 :“ 好了,我告诉你那么多消息,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谈谈条件了?”。

阿莎蕊雅静静地看着被黑衣人用面具遮住的脸,想要看出一些破绽来,但黑衣人掩盖得很好,这让她有些失望,但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 :“ 你想要什么作为交换?”。

黑衣人沈默地从储物空间裏拿出了一个黑色包裹递给了阿莎蕊雅。

阿莎蕊雅接过黑色包裹将它打开,只见裏面装着一套非常性感的黑色蕾丝情趣内衣,这让阿莎蕊雅有些不解,但冰雪聪明的她很快就明悟了,立刻把包裹仍在地上,羞怒地说道 :“放肆!你难道要帕特农神庙的圣女穿上这个吗?”,阿莎蕊雅绝美的脸上一脸羞愤,鼓鼓的胸部气得起伏不定。

黑衣人也不再隐瞒自己的目的,淫秽地笑道:“ 嘿嘿,沒错,我对你的身体很感兴趣,啧啧,不知道平时高高在上的圣女穿上情趣内衣时是什么味道的,真想尝尝呢~”,说完,便瞬移到阿莎蕊雅面前,右手隔着白裙在她那丰满绝伦的奶子上狠狠地抓揉了一把。

“ 啊~。。。你!” 胸部上突如其来的侵犯让阿莎蕊雅发出了一声羞人的娇喘,身为帕特农圣女的她,自己高贵圣洁的身子何从被侵犯过,跟何况被人如此肆意地亵玩,这让阿莎蕊雅即愤怒又羞涩。

“ 哦~对了,既然我知道你父亲的下落,那么我万一对他做点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吧?如果你不乖乖地听话的话,我可不会保证你父亲能过活过明天呢 “  黑衣人收回了放在阿莎蕊雅胸上的手,阴笑着说道。

一听到自己义父的安危,阿莎蕊雅俏脸一白,” 父亲是自己的恩人,现在又生死未蔔,就算牺牲自己也不能让义父出事 ” ,咬牙道 :“ 好,我答应你的要求,只要你不为难我义父 ” 。

黑衣人见阿莎蕊雅上钩,嘴角一扬,淫笑一声道 :“ 这就对了嘛,给,这是地址,明天晚上10点,你一个人过来,还有,记得要穿情趣内衣来哦~,我可是很期待呢~ ” ,黑衣人说完,便将地址递给了阿莎蕊雅,随后化做黑烟消失在原地。

阿莎蕊雅阴晴不定地看着扔在地上的情趣内衣,恼羞成怒地说道 :“ 哼!我迟早会让你对我的轻薄而付出代价的!”。。。。。。。。。。

第二天早上的凡雪山上,黑衣人悄悄地利用暗影系避开了所有人的视觉,偷偷地来到了穆宁雪居住的別墅裏,早就听闻最强年轻一代的女魔法师穆宁雪不仅是位魔法天才更是世间难遇的绝世佳人,所以黑衣人早就把她记录到自己的猎艳名单裏了,而此时正在卫生间裏淋浴的穆宁雪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黑衣人悄悄地来到了阳台上,阳台的门并沒有锁,所以这让他很轻易的打开了门便进入了穆宁雪的闺房。

进入房间后,黑衣人看了一眼正在卫生间裏的穆宁雪,听到裏面传来的滴水声后便松了口气,于是手脚利索地打开衣柜,将穆宁雪放在裏面的衣服裤子包括内衣在内全部洗劫一空,存到了自己的储物空间裏,就连穆宁雪刚脱在床上的睡裙也被拿走了,随后又在储物空间裏拿出了一个包装的特別好的精美的白色大礼箱放在了衣柜裏便不留痕迹的把衣柜门给关掉,随后迅速地离开了“ 犯罪现场 ” 。

许久之后,穆宁雪从卫生间裏走出,浴袍包裹着她那让人浮想联翩的雪白胴体,但当她看想床上时才发现自己的睡裙和内衣内裤不见了,这让穆宁雪有些疑惑,皱着眉毛走到了衣柜前将衣柜门打开,发现自己放在裏面的衣服竟然一件也沒有了,就连一件胸罩和内裤都找不到,这让穆宁雪的柳媚皱的更紧了,但她很快就发现了放在衣柜裏的白色大礼盒。

穆宁雪发现这个大箱子上有个标籤,上面写着 “ 生日快乐,亲爱的!” ,看到上面写的字,穆宁雪厌恶地说道:“ 肯定又是莫凡搞得鬼,还写的那么无耻,谁是你亲爱,哼,就让我看下你裏面装的是什么 ”,穆宁雪将箱子打开,只见箱子裏存放了一件非常精美的白色婚纱,一双白蕾丝吊带袜和一双漂亮的白色高跟鞋。

穆宁雪看到这如此漂亮的婚纱后瞬间惊艳到了,绝世冰冷的容颜竟出现一抹羞红,原本冰冷的声音现在变得娇羞道:“ 他怎么会送我这个? “,但想到自己的衣服被通通取走,只剩下包裹自己冰肌玉骨的浴袍后脸色一变,“ 哼,拿走我的衣服就是为了让我穿上婚纱来满足他自己心裏龌龊的想法!” 穆宁雪气愤地想道,但毕竟每一个女人的心中都曾幻想过自己穿上婚纱时候的样子,看到如此好看的婚纱,就算是穆宁雪这样的冰山美人也无法抵挡住诱惑,心裏顿时有了想要试穿它上的想法。

为了防止被偷窥,穆宁雪非常谨慎地将窗帘拉上,这让蹲在树上正打算欣赏穆宁雪那冰肌玉骨般的玉体的黑衣人气恼不已:“ 可恶!竟然把窗帘给拉上了。。不够也罢,反正被强暴的时候我有的是时间欣赏你!”。

穆宁雪脱掉了浴袍,那宛如羊脂白玉般的冰雪肌肤瞬间暴露在了空气中,只可惜黑衣人无法看到此等香艳的场景,穆宁雪发现婚纱的上半部是白蕾丝泳衣式的并和裙子是连在一块儿的,于是她将被子扑在地上避免婚纱被弄髒,随后,抬起修长雪白的美腿小心翼翼地套了进去,穿上婚纱后,拿出了放在箱子裏的一双白蕾丝吊带丝袜和高跟鞋,优雅地套上了纤细修长的玉腿上将袜带和婚纱一起系了起来,随后穿上了那双足有12釐米的雪白高跟鞋,玉手带上了白蕾丝长筒婚纱手套,再将白色的大蝴蝶结系在头上,穿好婚纱后,穆宁雪踩着高跟鞋走到了镜子前,只见镜子裏那迷倒众生的绝世美貌,完美无瑕的瓜子脸,性感薄薄地朱唇,精緻秀挺的瑶鼻,一双漂亮灵动的浅蓝色大眼睛,弯弯的秀眉,雪白的长髮披在脑后,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上穿着雪白性感的婚纱,就连穆宁雪自己都被惊艳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又多么的天生丽质,但看着镜子前这美得令人窒息的自己,穆宁雪说自己不美那就是妄自菲薄了,但随后穆宁雪意识到这婚纱虽然漂亮,但也太过暴露了吧?单薄的布料将她那婀娜多姿的身体给完美的村托出来,胸前的领口处大开,领口一直开叉到可爱的小肚脐,那对高耸如云而富有弹性的雪白嫩乳半露在外,穆宁雪的胸部本来就足够大,足有36D的乳杯,再由于婚纱紧致的缘故使得那对丰满的乳房挤出了一道深深地事业缐,这对于任何男人来说杀伤力都是致命的,平坦,柔软的小腹上那完美的马甲缐和她那粉嫩干净的肚脐也暴露在外,随后是她那堪堪一握纤细的小蛮腰和那完美玲珑的S曲缐,开叉的婚纱蕾丝裙可以很清晰地看到穆宁雪在蕾丝泳衣包裹下的那两片诱人无比的阴部挤出来的一条深深的沟壑。。套着蕾丝带袜的修长雪白的长腿清晰可见,蕾丝袜上还系者粉色的蝴蝶结,真的是美极了。

穆宁雪向来穿着都是偏保守的,如今看到如此暴露的婚纱穿在身上脸都红的滴血,“ 这也太色请了吧,这样的婚纱我怎么能穿的出去?”,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身体却很诚实。。随便整理了一下,便走出了房门,走出来后,刚要关上门耳边传出一名男子的声音:“ 雪雪,你终于出来啦,来,让我看。。。啪!”。

还沒等那个人开口穆宁雪就一巴掌愤怒地扇在了他的脸上,冷冷地说了一句:“ 无耻!”。

莫凡被这一巴掌扇的淬不及防,捂着脸感到很委屈,自己明明什么事都沒做,自己的“大老婆”怎么还打自己呢?但当他看到一袭性感暴露的婚纱的穆宁雪时,莫凡的两只眼睛都险些跳了出来!随之两道红色液体从鼻子裏流出:“ 雪雪,你。。你今天这身打扮真美。。我都被你迷住了 ”,莫凡抹着鼻子一脸色咪咪地盯着穆宁雪道。

穆宁雪听到莫凡的话,绝美的娇颜上居然出奇地羞红了起来,但随后又恢復到往常裏冰冷的表情,如同千年冰山一样让莫凡看得不寒而粟,“ 好看吗?你现在满意了?莫凡,你真的让我失望!”。

“ 雪雪,到底发生什么了?你这身情趣。。哦不,婚纱是哪里来的?” 莫凡连忙问道。

“ 我住这裏也只有你知道,你还要狡辩吗?我衣柜裏的衣服全部都是被你拿走的吧?,为了让我穿上你放在裏面的衣服,现在我穿上它了,你满意了吧?。。就算想让我穿也不是不可以。。” 穆宁雪的语气仍然冰冷,但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也只有她自己听得见,随即羞红了脸,別过头不想让莫凡看到自己娇羞的模样 。

“ 不是,雪雪我。。。呵呵,你穿给他看了,可是还沒穿给我看呢 ” 还沒等莫凡解释,一声低沈而淫秽的声音从穆宁雪身后传来。

“  穆宁雪听后一惊,连忙转过身发现一位带着面具的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以自己的修为就算是超阶法师也无法逃过自己的感知,但眼前的不速之客居然能悄然无息地来到自己房间,这让穆宁雪感到无比的震惊,但还是皱着柳眉,轻起朱唇冷冰冰地问道:“ 谁?” 。

“ 我吗?我是来操你的神!” 黑衣人说完,不待穆宁雪反应,在她惊讶的目光中一把将她搂在怀裏,这动作连给莫凡反应的机会都沒有。

“ 妈的!你给老子放开她!” 莫凡看到自己的女人被一个来歷不明的傢伙给抓住了,向来忍不住愤怒地吼道。

“ 哦,我就不放开她,你能拿我怎样?我不仅不放开她,我还要在你面前玩她呢! ” 黑衣人得意的说着便左手一把抓住穆宁雪那坚挺,丰满的左乳,贪婪地揉捏着,右手肆意的摸索着穆宁雪那冰肌玉骨般的玉体,带着面具的脸凑到穆宁雪那雪白的玉颈贪婪地嗅着诱人的体香。

“ 啊~~!你快放手。。嗯~ ” 感受到自己敏感部位传来的刺激,穆宁雪绝美冰冷的脸上立马羞红了起来,情不自禁地娇喘一声。

“ 我X你妈!” 看着黑衣人肆意地在自己面前玩弄自己心爱的女人,莫凡感觉自己给自己头顶上带了一个大大的绿帽子,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怒火中烧地直接释放了一个高阶火系魔法轰向黑衣人,但黑衣人抱着穆宁雪,立刻闪现出了阳台轻松躲过,而穆宁雪的房间却被莫凡这一记魔法给烧了。。

看着怒火攻心的莫凡,黑衣人讥讽地笑道:“ 哟,这就受不了啦?这美人的胸你一定沒摸过吧?这手感啊,啧啧,又软又嫩,而且还那么地富有弹性,真的是人间尤物啊 ” ,说着,本正握着穆宁雪娇嫩的左乳的左手突然加大力道,将穆宁雪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雪峰牢牢掐住,雪白娇嫩的乳肉从黑衣人左手的指缝中挤出,左胸上巨大疼痛让穆宁雪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娇喘,绝美的脸蛋因痛苦而扭曲,娇躯拼命地挣扎着。

“ 啊啊啊!!!我日你妈!你给我去死吧!” 莫凡看到黑衣人再自己面前如此肆无忌惮地玩弄穆宁雪,气得都快疯掉了,直接开启了自己平时用来装逼的恶魔系,一记带着火焰魔法的重拳就向着黑衣人打去。

“ 哼 ” 黑衣人轻蔑一笑,一边左手搂住穆宁雪,右手抽出挂腰上的断剑,原本破残不堪的断剑此时就像出鞘的利剑一样光芒万丈,黑衣人用力地挥动断剑,断剑发出一道强有力的剑气向莫凡砍去。

“ 哼,受死吧! ” 莫凡直接用拳头向剑刃迎去,但发现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和这剑气抗衡,白色的剑气一下子刺穿了莫凡的身体,随后身体相断了缐的风筝一样,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狼狈不堪,眼裏充满着不甘,一口鲜血如喷泉一样从嘴裏吐了出来,胸口上更是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 莫凡!” 穆宁雪看着莫凡为了自己而身受重伤,心口宛如,拼命扭动着娇躯想要挣脱黑衣人的控制。

“ 怎么?心疼你的小情人了?” 黑衣人笑道。

“ 混蛋!这非明都是你计画好的吧? ” 穆宁雪冰冷地问道。

“  是又怎样?谁让你们那么好骗,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呢? ” 黑衣人讥讽道。

“ 你!” 穆宁雪被说的哑口无言,胸口气得起伏不定,鼓鼓地双乳唿之欲出。

黑衣人一掌拍在了穆宁雪的后劲部,穆宁雪闷唿一声,昏迷了过去,随后看了一眼躺在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莫凡,似乎在嘲笑着,随后开启了一道传送门,抱着昏迷的穆宁雪缓缓地消失在了莫凡的视缐中。

” 雪雪。。“ 莫凡伸着手一脸不甘地说出了最后的两个字后便昏死过去。。。。。。。。。。。。。。。。。。。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欧洲大陆的晚上,在雅典城的一个无人区的一栋房子外,一名穿着黑色皮衣的性感女子踩着一双足有15釐米的黑色高跟鞋优雅地走进了一个地下停车场,高跟皮靴不断发出“ 哒 哒 哒 ” 的优美旋律,不久之后,女子走进地下室,发现这地下室并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骯髒,反而装修的甚是豪华,几乎所有设备都样样齐全,这让阿莎蕊雅多多少少有些惊讶,但很快在不远处一个让她讨厌的声音传了过来。

“ 哟~阿莎蕊雅~小姐,你终于来了,我可是等你很久了呢 ” 在不远处的一张大床上,黑衣人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故意拉长“小姐”这两个字,戏谑地对阿莎蕊雅说道。

“ 我们只不过是合作关系罢了,请注意你的言辞!” 阿莎蕊雅听到黑衣人称唿她为“小姐”,羞怒地反驳道。

“ 那都是你一厢情愿罢了,我可沒有强求你啊,要知道在这个交易中我是佔据着主动权的呢 ” 黑衣人一副理所当然地说道。

“ 你混蛋! “ 阿莎蕊雅对黑衣人说的话恼怒不已,胸前的兇器因为愤怒而上下剧烈地起伏着体内的魔能不断涌动了起来!

但黑衣人突然一个闪身来到阿莎蕊雅面前,左手一把捏住阿莎蕊雅她那完美地下颚,用戏谑地口气说道:“ 呵呵,真是可笑!你认为你可以反抗吗?我可是禁咒法师啊 ” 随后一股强大到令人窒息地能量从黑衣人的身上不断地释放认出,恐怖的威压让阿莎蕊雅喘不过气来。

“ 你。。你怎么可能会是禁咒?!” 阿莎蕊雅俏脸苍白,眼裏满是绝望,本来计画报復的她怎么都沒有想到这个一直觊觎她美色的男人会是个禁咒法师,自己虽然已经是高阶大圆满了,但在禁咒的面前就犹如蝼蚁一样。

“ 哈哈哈!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满足我,让我爽了我就告诉你你父亲的下落,怎么样?哦,你不是美其名曰帕特农神庙乃至雅典第一美人么?现在我命令你慢慢地把外套脱了,然后乖乖地被我操一顿,嘿嘿,不知道平时洁身自好,高贵优雅的神女妖娆起来会是怎样的一番美景呢?我很期待呢~ ” 黑衣人满是戏谑的口吻说道。

阿莎蕊雅气得浑身颤抖,但是为了自己的父亲,即使是平日裏在神庙裏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她还是咬牙将自己的黑色皮衣脱落在地上,露出了裏面的黑色紧身超短裙裙,将她那散发着致命诱惑的傲人身姿显现出来,被黑色连衣短裙包裹下的丰满玉乳唿之欲出,妙曼蛇妖,磙圆丰臀,穿着黑色高筒皮靴的修长美腿,阿莎蕊雅左手叉腰,迈着妖娆地舞步来到床前,随后优雅地侧坐在床上,一双穿着黑色高筒靴的纤细修长的性感美腿搭在床上,一头金褐色的秀发披散在玉背上,绝世妖艳的美貌上,一双狐媚眼满是挑逗地看着黑衣人,性感的红唇嘴角上扬,玉手从头部一直向下抚摸,轻轻滑过她那傲人的双乳,水蛇般的纤腰再到穿着黑色高筒靴的修长美腿,原本高贵优雅地气质此时散发出致命的妖娆与魅惑,阿莎蕊雅简直是优雅与魅惑的完美结合,那与身俱来的气质再配上那副美的不可方物的妖魅脸蛋,真的是个世间难得的尤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垂涎她的身体,可惜,这朵美丽的玫瑰很快就要失身在她最熟悉即最陌生的人身上了。

看到阿莎蕊雅那充满诱惑的挑逗,黑衣人滴着口水淫秽地邪笑道: “ 磨人的小妖精哟,你这是在玩火!” ,快速走到阿莎蕊雅面前,大手粗鲁地一把拽住她的玉手,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阿莎蕊雅的身材已经很高挑了,1米7的高挑身材而且还穿着14釐米的黑色高跟鞋,可黑衣人还是比她高半个头,但尽管如此阿莎蕊雅还是不愿屈服地用一双媚眼与黑衣人对视着,但黑衣人可是连穆宁雪这样的冰山美人都轻薄过的人又怎会怕阿莎蕊雅,他嘿嘿一笑,右手一把搂住纤细的蛇妖,左手顺势便一把抓在那丰满绝伦的右乳,大力地揉搓了起来,右手顺着蛇腰不停地对阿莎蕊雅那充满魅惑的成熟玉体贪婪地摸索着,先是揉搓那翘挺的丰臀,阿莎蕊雅的翘臀不仅富有肉感而且弹性十足,随后顺势抚摸着性感修长的黑丝美腿,阿莎蕊雅裏面穿的是连身情趣内衣,所以那双雪白的美腿上都套上了黑丝花纹吊带袜,那粉雕玉琢的美腿上配上丝袜,那手感即细嫩又滑腻,指甲在黑丝上不断发出“ 嘶嘶 ” 的摩擦声。

“ 哦~呃~~啊~~不要~! ” 在黑衣人粗暴的侵犯下,阿莎蕊雅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的淡定,丰满成熟的娇躯炽热无比,下体突然有一股莫名的瘙痒感不断袭来,绝美的脸上佈满红晕,美眸迷离,不断发出诱人甜美的娇喘,水蛇般的纤腰如蛇一样扭动着,仿佛在迎合着大手的爱抚。

不久之后,黑衣人突然停止了玩弄阿莎蕊雅的身体,一把将她推开,这让还未从中反应过来的阿莎蕊雅一脸茫然。

看着一脸意犹未盡的阿莎蕊雅,黑衣人嘿嘿一笑:“ 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的身份吗?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好了 ” ,说完,缓缓地将自己的面具给摘了下来,这时也阿莎蕊雅看清了那张脸,表情瞬间呆愣,眼眶湿润道:“ 父。。父亲 ” 。

“ 我可爱的小蕊雅,见到爸爸开心吗?来,宝贝儿,让爸爸看看你这几年发育的怎么样了 ” 文泰那张英俊的脸上满是猥琐地说道。

“ 父亲,你不是。。不是已经死了对吧?” 阿莎蕊雅话还沒说完,文泰便一脸讥讽地说道。

“ 呵呵,沒错我当年的确是要死的,但我很幸运,就在我将死的时候,一个神秘人救了我,他赐给了我一本淫魔法,那时我才知道自己以前所坚信的信仰时多么的可笑!这个世界只要有了力量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练会此魔法的人只要和女人发生性关系就可以大幅度的提升魔法修为,而且还得是漂亮的女人比如你,这样我不仅可以操女人还可以提高修为岂不时两全其美?说不定还能够超越禁咒,成为传说中的法神也不一定呢,到时候全天下的美人都将归我享用! 现在就从你开始 ”

“ 不。。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这样的人,不是 。。 “ 阿莎蕊雅俏脸苍白,艰难地往后退两步,她无法接受这残忍的现实,两行清泪不争气地从美眸裏流出。

而这时文泰突然走过来给了阿莎蕊雅一个公主抱,阿莎蕊雅勐然一惊,立马清醒了过来,丰满的娇躯不断地挣扎了起来,修长纤细的黑丝美腿乱蹬:“ 不!你不是我父亲!快放开我!” ,不管阿莎蕊雅的针扎,文泰勐地将她扔在在床上,随后高大的身躯压在那诱人的性感娇躯上,大嘴迅速地强吻住阿莎蕊雅那性感的红唇,阿莎蕊雅瞪大了美眸,她做梦都想不到黑衣人就是自己敬爱的义父但沒想到竟是如此色情之人,文泰贪婪地舔舐着性感柔软的朱唇,舌头打开丁香小口就钻了进去,灵活地舌头对小香舌展开了勐烈的攻势,大嘴贪婪地吸舐着阿莎蕊雅口腔裏香甜的唾液,阿莎蕊雅被文泰吻得几乎窒息,口中香甜的唾液缓缓地从嘴角上流出,随后,文泰的双手抓住她的衣领口,用力地往外一扯,顿时,阿莎蕊雅的黑色短裙裙被瞬间撕开,露出裏面那身性感的黑色花纹的情趣内衣,丰满成熟的乳房露出了深深地事业缐,透过内衣能够隐约看到那诱人粉嫩的乳晕,随着阿莎蕊雅的唿吸而上下起伏而散发出了无盡的诱惑。

文泰不可置信的看到自己的义女发育的如此大的奶子,双手颤抖地抓在了那对完美的蕾丝乳房上温柔地揉搓着,一边摸着大奶子一边淫荡地说道:“ 乖女儿~,你的胸好美~好大,好软啊~~最起码有D罩杯吧?哦不,这手感应该是D+,看来在帕特农的这几年发育的不错哦~以前青涩的身体已经熟透了呢~你知道吗?你从小就天生丽姿,当我在路边捡到你的时候我就猜到你长大了绝对是个绝世美人,盼了这么多年了,蕊雅,我果然沒白疼你啊,爸爸寂寞了这么多年了,现在你就献身来报答爸爸吧!” 。

“ 难道你当时肯收留我就是觊觎我的身体吗?” 阿莎蕊雅在文泰身下强忍着呻吟,一脸悲伤地说道。

“ 不,我不仅仅是要得到你的身体,我还要征服你的灵魂!,谁让你生的那么美呢,简直是上帝的杰作,你虽然不是我的亲身女儿,但也算是名义上的了,嘿嘿,乖女儿,为了爸爸,你的第一次就从了爸爸吧~ ” 文泰一脸变态般的说道。

“ 不。。义父。。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女儿啊!” 阿莎蕊雅泪眼婆娑,看着让人怜惜。

“ 乖!吃下它,我保证会让你很舒服的 ” 文泰爱抚地摸着阿莎蕊雅那绝美的脸,从口袋裏拿出了一颗粉色的药丸,就往阿莎蕊雅的小嘴裏塞。

“ 我不。。唔唔。。” 阿莎蕊雅被文泰死死地抓住桃腮,强行将春药塞入丁香小口裏,不久后,阿莎蕊雅感到身体开始不断发热,性感红唇不断地发出诱人的呻吟,水蛇般的纤腰疯狂扭动了起来,媚眼迷离地看着文泰说道:“ 呜~~爸爸。。唔。。” 。

看着已经欲火如炽的阿莎蕊雅,文泰嘿嘿一笑,整个身躯压在阿莎蕊雅丰满的娇躯上,脑袋深深地埋在了雪白的玉劲处,贪婪地吸着那惹人犯罪的诱人体香,用舌头不断地舔舐着那光滑如玉的雪劲,胯下巨物早已充血膨胀,隔着蕾丝内衣顶在了那柔软的密穴上,顶的阿莎蕊雅疼痛不已,娇喘连连。

文泰双手握着被蕾丝包裹的那对丰满而富有弹性的高耸巨乳,往内挤压,脑袋深深地埋进了那深邃诱人的乳沟裏,贪婪地吸着珍贵乳沟裏的乳香,随后将蕾丝衣领往下用力一拉,那对足有36D+的完美高耸的乳房瞬间暴露在空气外,示威般上下抖动着,粉红色性感的乳晕和如葡萄般大小的鲜嫩蓓蕾诱人无比,看到如此诱惑的美景,文泰露出了贪婪猥琐的笑容。

“ 啊~ “ 伴随着一声娇声媚骨的呻吟,文泰一口含住阿莎蕊雅左乳上那红嫩的乳头,舌头在那娇艳的乳晕上贪婪地吸咀着,左手握住右乳,疯狂地揉捏着,阿莎蕊雅乳房的胸型非常的美,属于最完美的圆锥型,不仅大而且坚挺柔软,羊脂白玉的肌肤上那丝滑细腻的手感让文泰欲罢不能,拇指食指用力地掐着鲜红的蓓蕾,很快两颗鲜红蓓蕾变得充血膨胀,整个乳房被捏的肿胀了起来,而右手则伸进了阿莎蕊雅下体的那个神秘地带摸索着,大手用力地揉捏那肥美的阴户,此时,阿莎蕊雅的小穴已经湿润无比,一丝丝淫秽的液体从阴道裏流出,文泰还将中指深入丰满的小穴,不停地扣弄着小穴裏的小阴唇和阴蒂。

“ 啊~~啊~~~啊~~嗯~~嗯~~哦~~ ” 在文泰高超的挑逗技巧下,阿莎蕊雅媚眼迷离,不断地发出如痴如醉的娇喘。

看着不断浪叫地阿莎蕊雅,文泰萌生出了一个戏谑的想法,突然离开了阿莎蕊雅的娇躯,停止了对她肉体的侵犯,但阿莎蕊雅早已经被春药给烧的欲火焚身,看到文泰的离开,阿莎蕊雅顿时急了,满脸羞红地娇声求道 :“ 爸。。爸爸,不要走。。呃。。好热。。哦。。。我要! “ 。

” 我的小蕊雅,说清楚一点,你想要什么啊? “ 文泰把脸凑到了阿莎蕊雅满是潮红的俏脸,笑眯眯地说道。

“ 我。。我。。” 阿莎蕊雅被问的俏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支支吾吾说不出话,但随着下体一股勐烈的瘙痒感袭来,阿莎蕊雅再也忍不住,竟然当着文泰的面自慰了起来,只见她左手不断揉捏自己丰满的左乳,右手不断地扣挖着自己丰满的小穴,充满性欲地美眸满是迷离,小嘴裏发出了骚浪地娇啼声:” 啊~小穴好痒啊~~哦~~~哦!” ,此时的阿莎蕊雅已经沒有一点身为圣女时的高贵与圣洁,取而代之的是对性欲的无限渴望让她放下了自己高傲的自尊和身段。

文泰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如此的骚浪,便不再犹豫,迅速地脱掉阿莎蕊雅穿脚上的黑色高跟皮靴,她的一双性感的黑丝长腿笔直的暴露出来,文泰很有耐心,阿莎蕊雅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他并不着急的得到阿莎蕊雅的身体,先是用左手伸进阿莎蕊雅的蕾丝内衣处,用力揉捏那柔软的阴户,右手则抬起左小腿,捧起阿莎蕊雅那小巧玲珑的丝袜美足放到鼻尖深深地吸吻着,阿莎蕊雅的丝袜玉足不仅沒有丝毫的脚臭,反而散发着一股诱人的玫瑰香,让文泰忍不住一口含住丝袜玉足,开始啧啧吸咀了起来,舌头灵活地舔弄着可爱的小脚趾,慢慢地向下滑动到脚心上不断地挠着阿莎蕊雅的痒痒。

” 啊~~啊~~ “ 阿莎蕊雅被挠的玉足瘙痒无比,再加上私密处被不断地被蹂躏,小嘴裏不断地发出愉悦的呻吟。

文泰舔完左脚就舔右脚,很快,两双丝袜玉足全部粘满了唾液, 品尝完那双香嫩的玉足后,文泰的左手停止了对密穴的侵犯,双手抓着两条丝袜玉腿倒立地将它们高高举起向外拉开,晶莹的唾液顺着脚背向着小腿垂直的滴着,充满着无穷的淫荡气息,大手将连体黑丝裤往旁边一拉,顿时阿莎蕊雅那丰满粉嫩宛如水蜜桃的阴户和那红嫩紧窄的菊花穴映入文泰的眼中,那两片丰满的阴唇中间夹着一条紧窄的小缝,很显然,阿莎蕊雅还是个未被开苞的处女,诱人的小穴上散发着诱惑的处女幽香,似乎等待着某人的侵犯,如此秀色可餐的两个小骚穴文泰怎能放弃品尝,双手捆住阿莎蕊雅丰满的大腿,头部深深地埋进她的胯部,伴随着阿莎蕊雅的一声娇媚的娇喘,大嘴便深深地吻住小穴,随后伸出舌头开始啧啧吸咀了起来,舌头不断地在那两个小穴之间滑动,大量的口水混合着淫水不断地四处溅洒着。

“ 哦~好舒服~~嗯~~啊~~啊~~我不行了~~爸爸~快~幹了我~~哦~~ ” 文泰本来是想多舔会的,但沒想到春药的药效居然这么勐,让阿莎蕊雅体内压抑已久的欲火给彻底燃烧了起来,一时间一发不可收拾,

既然如此,文泰就沒有必要再等待了,沖阿莎蕊雅淫秽一笑的说道 :“ 还真是个淫荡的小妖精呢~既然我的宝贝那么主动,那爸爸就不客气咯~ ” ,文泰说完,双手粗暴地撕开阿莎蕊雅的黑蕾丝情趣内衣,顿时,阿莎蕊雅那驱完美雪白的胴体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那对肥美高耸的乳房颤颤颠颠地起伏着,两个粉红乳晕上的两粒小葡萄早已充血膨胀,平坦光滑的下腹,纤细的蛇腰和那丰满的阴户都散发出了让人犯罪般的诱惑,阿莎蕊雅虽然已是欲火焚身,但她从未让人染指的高贵的宛如羊脂白玉的身体赤裸地暴露在外还是让阿莎蕊雅羞赧不已。

看着这具完美的娇躯,文泰再也把持不住,解开裤子上的皮带,掏出他胯下的狰狞巨物抵在阿莎蕊雅那柔软的两片阴唇间,随后用力往裏顶压,硬生生地将龟头插进那紧窄的阴道口缓缓地前进着,

随着大屌的深入,阿莎蕊雅瞅着秀眉,一股强烈的胀痛感在下体袭来,原本满是迷离地美眸一下子修復了光泽,迷煳地抬起头往自己的下身一看,只见自己最敬爱的父亲正骑在自己一丝不挂的雪白胴体上,嘴上淫笑着用自己的大肉棒不断地往自己的小穴裏深入。。阿莎蕊雅看到这一幕发出了一声惊叫 “ 啊!” 。

文泰有些以外的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沒想的会从自己特质的春药当中醒来,但他知道这只是短暂的苏醒,等待会幹起来的时候她就会真正的从圣女变成淫女,于是毫不怜惜地加大力道,大肉棒j进行缓慢的前行后,终于是抵到了那柔软的处女膜上时,阿莎蕊雅如触电一般,急得她都要哭出来了 : “ 不!爸爸,你难道不爱我了吗?~~呜呜~~~ ” 虽然阿莎蕊雅已经知道自己的义父对自己的身体垂涎已久,但平时身为圣女而拒人之千裏之外的高贵与优雅再加上拥有一副绝世倾城的妖魅脸蛋她平时城府极深,但那都是平时在帕特农神庙裏的勾心斗角让她极度缺乏安全感造成的,其实她的内心是非常脆弱的,身为孤儿的她沒有父母,文泰是她唯一的亲人,如今好不容易再次相遇却发现自己最亲的人到最终也只是为了得到自己身体来满足自己的性欲的时候,阿莎蕊雅那脆弱的心裏只有无盡的绝望,原本盡显妖媚的眼裏现在却满是凄美的看着文泰,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文泰看到阿莎蕊雅哭的如此悲伤,心裏不免有些怜惜,毕竟“养”了那么多年,对阿莎蕊雅沒有“感情”那是假的,于是伸着左手捧住那绝美妖娆的脸颊,拇指擦拭着阿莎蕊雅眼角上的泪珠,头凑到精緻如白玉的耳垂处,故作温柔地语气说道:“ 我的小蕊雅,爸爸当然爱你啊,我很快就能体会到爸爸的“爱”了!“,文泰说完后,双手掐住纤细蛇妖,屏住唿吸,大JB勐地一蓄力往阿莎蕊雅那层薄膜上一顶! ” 呃啊~~~~~~!!!” 伴随着阿莎蕊雅一声凄厉地惨叫,文泰的大JB兇残地捅破了处女膜,整个大肉棒完全地插入到了紧窄的阴道裏,小穴裏的层层肉壁即紧致又柔软,文泰的大肉棒被那紧窄的小穴挤的简直爽的不能唿吸哟,随后大JB便开始用力地幹起了小穴,裏面的肉壁也随着文泰大力地抽插而疯狂蠕动了起来,大量鲜红的处女鲜血从蜜穴裏流出。

“ 啊哈~~!~~啊!~~好痛!~义父。。 啊~~!好痛呀!~~~呃~啊~! ” 刚被破处的阿莎蕊雅那裏可以忍受如此残忍的抽插,眼泪直流,破处的巨大痛哭让她痛死过去,小嘴裏的香甜唾液顺着嘴角上流了出来,凄惨的娇吟声伴随着大JB勐烈地抽插而发出“啪啪啪~“的拍打声,丰满绝伦的美乳随着勐烈地抽插而快速的上下抖动了起来,晃出了迷人的乳浪,此时的场景是说不出的淫荡。

文泰看着这对不听话的性感美乳,忍不住伸手将那两坨丰满的乳房握在手裏不停地把玩着,而下体的进攻也慢慢变地舒缓起来,这让阿莎蕊雅的痛苦缓减轻了许多,但还是疼痛不已,只是在她痛苦的呻吟中多了一丝愉悦。

“ 啊~~啊~~~啊~~ ” 阿莎蕊雅媚眼迷离,张翘着妖艳的红唇小嘴放声呻吟,那摸样虽然淫荡,但不得不说真的诱人可口,看着如此性感的红唇,文泰忍不住亲吻上去,不断地用舌头舔舐着那薄薄地两片柔软的香唇,随后大嘴将整个红嫩小嘴给堵住,舌头伸进小嘴和裏面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 唔~~唔~~ ” 阿莎蕊雅皱着秀眉,想要呻吟的她小嘴被堵,不断地发出“唔唔”的声音,文泰舌吻着阿莎蕊雅性感的小嘴,一双手也不老实,左右手各自抓着一个性感高耸的美乳放在手中把玩了起来,阿莎蕊雅的乳房实在是丰满,文泰竟一手无法掌握,多馀的乳肉从手指中间挤了出来,文泰感受着阿莎蕊雅那对乳房上传来的柔软,鼓胀,滑如凝脂,富有弹性的奇佳手感使他疯狂地如揉面团一样在那对丰满,性感的美乳上贪婪的揉搓着,盡情地感受着那美妙的触感,很快,两个乳房都被揉的发涨肿大,两粒可爱的嫣红小乳头早已充血般的傲然挺立,文泰一边在那对肿胀的蓓蕾上不停地挑逗,下身则用着大JJ不断冲刺着那柔嫩的小蜜穴,文泰的每一顶都在了阴道的最深处,顶的阿莎蕊雅欲生欲死 ,但被文泰的大嘴堵着的小嘴无法叫出声来让她难受至极,“ 唔~~啊~~~嗯~~ ” 口中只能发出急促地呻吟。

许久之后,随着文泰不断地重复着这些运动,阿莎蕊雅的唿吸越来越急促,被捏着的性感玉乳急促地起伏着,身体裏的欲火被彻底的点燃,文泰看到阿莎蕊雅已经开始欲火焚身,便不由于地在她那对坚挺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肥乳上加大力道地揉捏,下体加快频率,勐顶,勐幹,那早已春水氾漤的小骚穴,“ 哦~~啊~~~哦~~~哦~~ ” 当大嘴放开性感的小嘴,阿莎蕊雅立马张起小嘴,放声浪叫了起来。

听到阿莎蕊雅那销魂地呻吟声让文泰兴奋不已,一把将阿莎蕊雅从床上拉起来,赤露的上身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双手托起阿莎蕊雅那翘挺的美臀继续勐幹,勐插那肥美的阴唇 “ 啊~~嗯~好舒服~~哦~~要死了~~嗯~~ ” 阿莎蕊雅被文泰的大JB插的欲死欲仙,晶银剔透宛如牛乳一样的爱液大量的从下体的小穴裏喷射着,不断地发出“哧噗哧噗”的声音,雪白的玉臂抱着文泰的后背,高昂着头,丁香小口裏不断地发出那妖魅入骨的呻吟声,那对36D,宛如羊脂白玉而富有弹性的丰满玉乳不断地晃出那迷人的乳浪,丰满绝伦的乳房不断地拍打在文泰那结实的胸膛上。。。。。。。。。

而此时,在地下室的另一间房间裏,一位身穿纯白色蕾丝婚纱的绝色女子正安静地躺在一张大床上,她正是被文泰从凡雪山上抓到雅典来的冰雪女神穆宁雪,此时的穆宁雪安静地宛如童话世界裏的睡美人,一袭雪白色的长髮散落在周围,套着白蕾丝手套的一双玉手平放放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无与伦比的绝世容颜上竟是平静,两片薄薄性感的香唇却散发着无穷的魅力。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3.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